追蹤
愛卡(aCARD)國際志工
關於部落格
contact@acard.org.tw 02-22803983
  • 599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泰北-泰美親一夏-張瓊玲服務日誌

 張瓊玲--團員日誌—01
異域悲歌

  飛揚的黃土,在大雨過後完全被泥濘不堪取代。志工團的團員們,帶著大大小小的行李,換了幾班車,經過些許顛坡道路,終於來到這裡,我們服務的地點-帕黨村。帕黨村位於泰國的最北方,海拔高度一千五百多公尺,是泰國著名的避暑勝地之一。這是一個簡單純樸的村落,山高地遠,有著少數民族的特色建築,因與寮國相鄰,聽說可以看得到湄公河與寮國,亦是泰國著名的日出、雲海景點。
  
  「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  千秋萬世 直到永遠……」當多數台灣年輕人已經漸漸遺忘這首歌的同時,它卻仍在帕黨小村落持續被歌頌著。在到底是怎樣的歷史背景,發生了哪些事? 為何這裡的孩子想要學習中文?為何青天滿日能在中學的禮堂飄揚? 從小對於歷史毫無興趣的我,第一次因身歷其境,讓我開始思索、開始試著找尋答案。

   清晨的帕黨村霧氣瀰漫,溼冷的空氣中伴隨著陣陣咖啡香。民宿主人許校長與他的夫人阿咪,正在廚房準備著大家的餐點。因許校長曾經擔任培英中學校長,因此我們都直接這麼稱呼他。

   在泰國清萊,海拔1200~1600公尺的帕黨山區,有著一群被國民政府給遺忘了的泰北孤軍後裔。他們是在1969年時,從「雲南人民反共志願軍」第三軍93師所分派出來的五個百人大隊。歷經幾年軍民努力不懈,協助泰國政府戰退寮共,泰國政府讓他們有了居住的區域,允許孤軍在泰北邊界這個「異域」建立村落,泰國政府也讓軍人的第二代取得了泰國公民的資格。而許校長的父親正是93師軍人。

 這裡充滿著許多中華民國後裔,所以象徵祖國的青天白日,得以持續飄揚。而中華民族文化在泰國邊境持續傳承。儘管年輕的一代,對於中文越來越陌生,甚至許多都不太會講中文了,但是卻沒有人願意放棄中文教育,所以各個村落仍繼續辦中文教育,台灣地區也年年派出志工教師協助輔導。在結束了短短的十五天志工服務,終於回到台灣,而這些日子以來的歷史衝擊卻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烙印。
 


張瓊玲--團員日誌—02     

夢想與實踐

   還記得小時候,常被大人問起長大後夢想當什麼? 「科學家、畫家、太空人、老師、護士……」當時的我懵懂無知,對於這一系列問題,沒有太多想法,回答問題時,也不懂深思熟慮,加上我的興趣和喜好因為環境、時空的轉變也不斷改變著。

    我相信泰北這邊的孩子也是一樣的,每年來來去去的志工老師這麼多,這種老梗的問題,孩子們肯定也回答了幾十次了。每個第一次擔任志工的老師們,總會因為孩子們的回應而興奮無比,用滿腔的熱血鼓勵這群孩子,應該堅持夢想努力向前衝。

   我們的成長背景和泰北的孩子們比起來,幸福多了,我們不需要擔心三餐,不需要煩惱學費,更不用擔起照顧弟妹的職責,這樣的成長環境,似乎更容易達到所謂夢想,但是,真的達到夢想的又有幾人?夢想阿!夢想!這個問題對泰北地區的孩子而言,大概是夢中才會出現的了。

    讓孩子們說出夢想是件簡單的事情,然而說出來了又如何?志工老師們往往不願意讓孩子的夢想破滅,總是卯足全力請孩子們堅持。問題是,堅持談何容易?試問這些厲害的大人們,他們該從何處堅持起?靜下心來,看著他們的臉龐,試著想像這群孩子們的一天是怎麼過的?試著想像一年後這群孩子身在何處?試著想像大多數的他們,到最後的夢想,僅剩背著行囊到曼谷打零工的模樣。

    志工老師們若只是來此,聽孩子們說出夢想就心滿意足,似乎沒有多大意義。今天孩子們喊著我們一聲「老師」,其實我們就要有使命感,我們應該教導孩子的是他們帶的走的觀念,再者,我們也不需要把自己過份偉大,僅一節課的時間,就要孩子因為自己的勉勵而努力不懈,實在強人所難。要孩子堅持、努力,那我們就做給他們看吧。身教更甚言教,孩子總是模仿著大人。我們可以堅持著上課應有的規範、努力準備課程與教材、面對事情一起解決,並且持續的到此地服務,把樂觀的態度、喜歡學習的氛圍藉由一次一次的服務,感染給他們。這些如果連我們都無法堅持,還又有什麼資格要孩子堅持空泛的「夢想」呢?
 

張瓊玲--團員日誌—03

永續傳承

     加入國際志工行列後,志工團每週都會有個討論會議,大部份時間拿來進行教案討論。短短2小時內的教學,能帶給學生怎樣的教學成果?又能達到多少教學目標?出團之前的幾次會議討論,這個問題一直在我心中打轉著。老實說,這樣短暫的教學,卻要執行一項需要長時間才能達到的教學效益,在國內已經是國小老師並擁有四張不同領域教師資格的我,在面對一開始志工團教案設計卻是一點把握、一點頭緒都沒有。

     到底什麼才是教育?老師灌輸學生的知識在學生畢業後、離開教學環境後又能被記得多少?當我開始思索問題的根源,自己的教育理念也漸漸浮現。其實這是個很簡單卻容易被忽略的事情。我們應該給予學生一把鑰匙,讓學生喜歡學習,而這股熱忱將是強大的力量,可以帶領自己在日後沒有老師的日子,讓自己成為自己的老師。

    擔任志工何嘗不是如此。在acard的教育訓練中,志昇老師曾經提過,志工的終極終極目標就是消滅志工,這句話一直在我心中持續縈繞著。嚴長壽曾針對志工服務給予了這樣的想法,「我們是去傾聽,整合,啟發,伴護,而不是去幫助或施捨」「我們不是來幫助別人,而是來學習的,甚至學習到我們ㄧ輩子都不太可能學到的新事務」

   這趟旅程,對我而言,收穫最多的就是更加明白當地教育與台灣的落差。儘管出團前我已經有心理準備,但面對許多突發問題,我腦筋依然停留在台灣老師的處理模式上。在曼谷的最後一天,準備回台灣為我的志工服務畫下句點的同時,我在背包客棧細細翻閱著關於志工服務的相關書籍,腦海不停播放著這些日子的片段,突然間,我明白了,我的的確確學到了我一輩子都不太可能學到的新事物。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